详细内容
 
  详细内容 首页 / 详细内容
 
“我是一名医生,病人是一切。”——记十大口碑医生、血液内科主任刘红
发布时间:2019-4-17 阅读:1490次

  采访刘红主任当天正好是三八妇女节,本以为她会用法定假日休息半天,刘红却告诉记者,别说是妇女节,周末、节假日,她都没有给自己放过假,一心扑在工作上,“我是一名医生,病人是一切。”刘红说。

  “从小就熟悉医生这个职业”

  刘红的父亲当年工作于通州市人民医院,她的母亲则工作于通州市妇幼保健所,刘红说从小就看着母亲为病人诊治,对“医生”这个职业太熟悉了。“我在医院里长大,从门诊到急诊,从病房到手术室,我都太熟悉了,常常好奇母亲在给病人看病、动手术的时候为什么会这样做或者那样做,选择学医就是想弄明白什么是’医’。”刘红说,“成为一名医生是件荣耀的事。”1985年医学本科毕业后,刘红工作于通大附院,1988年获得医学硕士学位,1993年借着南通大学医学院与日本德岛大学校际合作的契机,在恩师杨锦媛教授的推荐下,刘红前往日本进修,“出国后,我深切到日本医学技术比当时的中国要先进很多,为了学到更多新的技术与理念,也为了自我的提升,1998年我申请到日本广岛大学读博士学位。”刘红说,“博士毕业后,是有机会留在日本工作的,在当时,留在日本的收入会远远超过国内,但我还是没有一丝犹豫的回到国内,我想,在国内学以致用,对我来说,更有意义。”
  
  “我深深明白血液病患者这个群体的痛”

  去年狂揽20亿票房的电影《我不是药神》讲述的就是血液病患者群体,刘红坦言电影拍的很真实,“这个群体真的非常可怜,就拿白血病患者来说,通常病情重;病情变化快;很少能治愈;花钱如流水更是无法回避。电影里所描述的名叫格列宁的药,在真实世界中叫格列卫。在多年前只有极少数病人有能力支付,大多数的病人只能选择用羟基脲、干扰素等疗效不确切的药物,一旦转变成急性白血病,患者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也许是想到一些因此而失去生命的患者,刘红的声音低沉了许多,“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病人发病的关键节点把握最优的治疗时机,再设法给病人省钱治疗,让他们多活一天也好的。”刘红与同行们一直为慢粒、血友病等患者四处奔波,提议、呐喊,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慢粒患者先获得了中华慈善总会买三赠九的慈善补助,后来江苏省医保部门在全国率先将慢粒和血友病纳入了江苏省医保财政,并且报销比例达到70%,通大附院更是被新农合列入慢粒和血友病定点医院,70%的费用由医院垫付,这样一个患者每月只要花费2000多元就可以控制病情,现在更是降到了几百元。当时多发性骨髓瘤的一线治疗药物“万珂”也依赖进口,一人一支过于浪费,她就根据病情协调着2-3患者合用,能节省一点是一点……
  
  “用心呵护每位患者”

  由于环境、生活压力等因素的影响,这些年血液病患者日益增多。对于刘红来说,用心呵护每位患者真的很难做到,但她尽力做着。每周二是刘红的门诊,一天的专家预约号100个。一下午的专家预约号大约在40个,但一下午实际上她总要诊治近60多个病人,号是慢慢加上去的,有的患者从很远的地方赶来,有的患者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只为等她,刘红特别理解患者等待就医的焦急与不安,宁愿自己加班加点。

  诊病时她总是一边看病历卡或者化验单一边询问问题,语速很快又不失耐心。有些病人来的次数多了,她便记得了,甚至不需要看病历她就能回忆起病人上次来的状况。“作为血液科医生只有用心用心再用心,才能恰当的处理患者病情上的每个节点,才能尽可能的让他们由死变生。”刘红说,“就拿白血病来说,并不一定与死亡划等号,白血病有许多类型,有越来越多的类型通过药物和靶向治疗是完全可以治愈的,我常常对我的病人说,只要在家有了发烧的迹象,就要立即来就医,关键节点把握住了,生的希望就会增加几分。”这句看似寻常的嘱咐背后意味着刘红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医院和患者身上。每天早早的就来到病房,晚上下了班办公室的灯还亮着,甚至连出差最惦念她回来的也是她的病人。
  
  通过恰当的治疗,不少患者已经从恶性血液病变成了可以长期生存的慢性病,刘红团队仍不敢懈怠,慢病管理相当重要,与病人建立长期的联系,指导他们在生活中要注意的事项才能使他们活的更久,为此在刘红的带领下血液科有了自己的微信公众号,时常更新内容,供患者学习自我管理。血液科的医护人员更是将不同类型的患者组织起来建立微信群,给患者做健康教育,群里的医生也会解答患者的问题。

  “临床、科研、教学、团队管理同步进行”

  刘红的日常工作主要在临床,但科研教学与团队建设管理也丝毫未曾松懈。她拥有一项国家发明专利,所发明的小鼠再障模型并被国内外多家医院应用。她以第一完成人获江苏省科技进步三等奖2项,江苏省卫生厅新技术引进一等奖1项,二等奖2项,并承担多项国家级及省部级科研项目。刘红也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评审专家。“科研意味着有可能造福千千万万的患者,我们必须走下去。”刘红坦言,“我总有一天也要退休,我必须把我们血液科的梯队建设管理好,目前我们科室的中青年医生都有博士学位或博士在读,作为国家重点专科所必备的技术都能掌握,前年更是获得了江苏省强卫工程的医学重点学科,我很是自豪。”去年一个病患慢性粒细胞白血病出现了急变,而且是目前国内尚无药可治的T315I点突变,刘红团队采用了CAR-T治疗方法,这是苏中第一家进行此种疗法的医院,治疗获得了成功,让平均生存期仅有8个月的慢粒急变患者至今仍保持了良好的状态。
  
  “作为血液科医生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记者听说去年病房发生过医闹事件,患者家属在患者病重的时候不能理解病情的差点动手打了刘红。好在患者最终好转,并真诚前来道歉和感谢。“《农夫与蛇》的故事大家都听说过,我扮演过好几回农夫的角色,救了患者的性命,却被反咬一口,但沮丧过后,还是回到正常工作,谁叫我是一名医生呢。”刘红笑言,“想想刚开始做血液科大夫,真的很没有成就感,看到别的科室通过一场手术或者一次治疗就可以挽救病人的生命,而我们科室的病人却总摆脱不了死神来临。难过、无奈、沮丧这些负面的情绪充斥着我的生活,还好我是个天性乐观的人。这些年随着医疗技术的进步及新技术的开展,越来越多的血液病从不治之症变成可治之症。这些年最显著的变化是,走在街上,常常有我的病人与我打招呼,我的病人也能长期活下来,我的病人也能结婚生子,我的病人成了我的朋友,那真是有成就感。”刘红讲到这些的时候,眼里都闪烁着快乐与自豪。
  
  我们常常探究女性的魅力,作为女医师,像刘红这样的,没有浓妆淡抹,也没有装扮修饰,带上口罩的时候,甚至连模样都认不出,只看到逐渐花白的头发,可是小小的身躯却包含了无限的爱与能量,这样的女性才是最具魅力的,不是吗?

  苏ICP备05033463号-2  
网赚